. . .

草莓视频破解版无限观看在线观看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骷髅师的官兵,在近卫第71师的围堵下,依旧有两千多人逃出了包围圈。

但称为精锐的党卫军师,在遭到苏军的打击后,一个师被全歼,另外一个师也被重创,而且两名师长都被苏军俘虏,这让德军统帅部感到颜面无光。

德军总参谋长蔡茨勒大将在希特勒大发雷霆之后,小心翼翼地向他介绍说:“我的元首,为了反驳俄国情报局所发布的虚假消息,我觉得我们应该立即重建的帝国师,并给骷髅师派去新的师长。”

发了一通邪火的希特勒,此刻冷静多了,他望着蔡茨勒问道:“总参谋长,觉得应该由谁来担任帝国师的新师长呢?”

“坦森中校如何?”蔡茨勒对希特勒说:“他是帝国师的一名团长,前段时间因为在战斗中负伤,被送回了柏林,如今他是帝国师幸存官兵里的军衔最高的军官。”

“他的伤势怎么样?”希特勒问道:“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都好得差不多了。”蔡茨勒毕恭毕敬地说:“假如您要见他的话,我可以立即命人让他赶过来。”

“让他过来吧。”

一个小时后,一名穿着黑色党卫军**,佩戴着一级突击队大队长军衔,下巴上有一条瘆人伤疤的军官,出现在总参谋部。进门后,他抬手行了一个举手礼之后,就如同一根木桩似的站在那里不动弹。

希特勒走到了他的面前,把他上下打量一番后,问道:“就是坦森中校?”

“是的,我的元首。”军官表情严肃地回答道。

夏天小罗的悠悠时光

“下巴上的伤疤,是怎么来的?”

“我的元首,是在一次战斗中,被俄国人的***炸伤的。”

听完坦森的回答,希特勒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他扭头对蔡茨勒说:“他是一位有着丰富战斗经验的军官,比那些只会坐在办公室里胡乱发号施令的军官要强得多。”

“没错,我的元首。”见希特勒认可了坦森,蔡茨勒悬在心头的巨石总算落了地,他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随后对希特勒说:“不知您是否同意我刚刚的提议?”

“我看可以。”希特勒说完,转身面向了坦森,对他说道:“一级突击队大队长先生,我想一定听说了帝国师全军覆灭的坏消息?”

“我的元首,帝国师并**全军覆灭。”谁知坦森听后,却振振有词地说:“如今帝国师还剩下我和数百名伤兵,只要我们还有一个活着,帝国师就永远存在。”

坦森的话,让希特勒脸上的笑容更盛,他抬手在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坦森肩膀上拍了拍,赞许地说:“好样的,一级突击队大队长先生。我现在正式任命为帝国师的代理师长,并晋升为旗队长。”

听到希特勒正式任命坦森为帝国师的新师长,蔡茨勒连忙说道:“我的元首,我打算在半个月能重组帝国师,并把他们重新派回到巴尔文科沃。”

“很好,蔡茨勒。”对于蔡茨勒的提议,希特勒是非常赞同的,“俄国人在他们战报中,宣布全歼了我们的帝国师,并重创了骷髅师。让坦森带着新的帝国师重新回到巴尔文科沃,狠狠地教训俄国人一顿,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帝国师并**被他们歼灭,还在继续战斗。”

蔡茨勒的心里很明白,虽说帝国师还剩下坦森和几百名伤兵,但准确地来说,帝国师已经算是全军覆灭了。如今坦森担任师长的帝国师,不过是一支重新组建的部队,名字虽然**变,但战斗力却要大打折扣。

此刻听说希特勒打算把新的帝国师,重新部署在巴尔文科沃,连忙问道:“那么补充给帝国师的兵员,应该从什么地方抽调呢?”

如果是普通的国防军,要补充兵力,可以从那些预备队里补充。可如今要组建的却是一个党卫军师,兵员的补充就要麻烦许多。

希特勒在沉思许久以后,对蔡茨勒说:“就从柏林的党卫军里抽调人员,补充进帝国师。”在吩咐完蔡茨勒之后,他又对坦森说,“旗队长先生,我只有一个要求,的部队在到达巴尔文科沃时,至少要恢复原部队的七成战斗力,这样与俄国人交战时,才不会处于下风。怎么样,能做到吗?”

“请放心,我的元首。”见希特勒如此地器重自己,坦森的心里非常感动,他连忙回答说:“我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等我带部队重新回到了巴尔文科沃,我一定会好好地教训那支该师的俄国部队。”

索科夫把两名被俘的师长,移交给方面军司令部来的人之后,召集自己手下的师级指挥员开会。在介绍完这次战斗所取得的巨大战果后,他对众人说:“同志们,随着帝国师和骷髅师的覆灭,我集团军的正面防御压力大大减轻了。根据我的分析,敌人在七月之前,是不会再向我们发起进攻的。”

在座的师级指挥员们,听到索科夫的这番话,个个脸上都露出了惊喜的表情,甚至还开始小声议论起来。见到大家如此兴高采烈,索科夫也就没打断他们,而是耐心地等他们讨论完毕后,才接着说:“我另外还有一件事,要告诉大家。”

等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后,索科夫又接着说:“指挥员同志们,上级向我透露了一点风声。再过一段时间,我可能会被调走,然后由新的指挥员来接替我的位置。”

索科夫的话犹如在烧红的油锅里撒了一把盐,顿时炸开了:“见鬼,为什么要把司令员同志调走,这到底是谁下达的命令?”

“没错,我们不能让司令员同志离开。”这段时间跟随索科夫屡立奇功的梅尔库洛夫代表众人说:“我们应该给上级发联名电报,请求他们让司令员同志留下。我们只有跟着他,才能建立更多的功勋。”

“同志们,请安静,请安静!”见众人都为自己将来可能的调离,而大发牢骚,索科夫的心里还是很感动的。不过调离一事,也只是马利宁随口提了那么一嘴,究竟会不会变成现实,那还是一个未知数,他连忙抬起双手,向下虚压:“听我说两句。”

等室内重新恢复了平静之后,索科夫对众人说道:“上级有调动我的意图,但是否会付诸实施,暂时还是一个未知数。我很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但我们作为军人,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上级要把我们调到什么地方,我们就必须无条件地执行。况且就算我不在第六集团军了,们也能在新的司令员指挥下,继续在和德国人的战斗中取得更多的胜利。”

等会议结束,所有的师级指挥员都离开后,卢涅夫忽然开口对索科夫:“司令员同志,不应该把可能调离的事情,告诉给各师师长,我想他们此刻心里肯定很不踏实。”

“可是我已经把他们安抚好了?”索科夫有些纳闷的问:“他们怎么会心里不踏实呢?”

“司令员同志,这件事还是我来向您解释吧。”一旁的维特科夫插话说:“几位近卫师的师长,经过这一两个月和您的相处,刚刚适应了您新颖的打法,还建立了不少的功勋。可就在这时候,您突然告诉他们,说您可能会被调走,然后由新的指挥员来接替您的职务,这就会让他们产生一种危机感。我觉得他们为了不让调走,恐怕会通过自己的渠道,把自己的诉求反映上去,只希望能留下。”

“不会吧。”对于维特科夫的这种说法,索科夫表示了**:“参谋长同志,别看我如今是集团军司令员,但我觉得自己并**那么高的威信。”

“司令员同志,既然您不相信,我们可以拭目以待,但事情接下来的发展,是否会像我猜测的那样发展。”

当天晚上,索科夫就接到了马利宁打来的电话。这位方面军参谋长在电话里生气地说:“索科夫将军,要被调走的消息,是透露出去的吗?”

索科夫听到马利宁的这个问题,心里不禁一惊,随后反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我接到好几位集团军司令员打来的电话,说既然要被调走了,希望我们能大度一点,把当时划给指挥的部队归建。”

从马利宁的话中,索科夫意识到自己可能在无意中闯了大祸,连忙向对方解释说:“我只不过是想让大家有个心理准备,免得上级下达调令后,引起不必要的混乱。”

马利宁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说:“这么说来,还巴不得自己被调走啊?说说吧,洗完自己被调到哪支部队?”

索科夫的心里倒是想告诉马利宁,如果真的要把自己从第六集团军带走,那就把自己调往科涅夫的草原方面军吧。但这些事只能在心里想想,却不能说出来,听到马利宁这么问,连忙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说:“参谋长同志,您怎么能这样说呢。要知道,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能一直听从罗科索夫斯基将军的指挥。”

索科夫的解释,让马利宁的态度缓和了许多:“索科夫将军,关于是否调走一事,司令员同志此刻正在克里姆林宫里据理力争,我希望不要在这种时候节外生枝。”

“明白了,参谋长同志。”索科夫听到马利宁用了据理力争这个词,立即意识到自己被调离,恐怕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但具体能去哪里,暂时还是一个未知数。

当天半夜,正在自己房间里睡觉的索科夫,被一名通讯参谋叫醒了。他有些尴尬地说:“司令员同志,有您的电话。”可能是担心索科夫责备他,还特意强调说,“是方面军司令部打来的。”

索科夫得知是方面军司令部打来电话,猜想可能是什么大事,连忙冲进了指挥部。他拿起放在桌上的话筒贴在耳边:“我是索科夫,请问您是哪位?”

“我是罗科索夫斯基。”听筒里传出了罗科索夫斯基的声音:“我刚刚乘飞机从莫斯科回来。”

“方面军司令员同志,您好!”索科夫觉得罗科索夫斯基绝对不会是晚上睡不着,而特意打电话和自己聊天,他在此刻来电话,肯定是因为和自己有关的大事,便忐忑地问:“不知您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米沙,是关于的调动问题。”罗科索夫斯基语气沉重地说:“其它战线的司令员们,看到近期所取得的战果,便向最高统帅本人提出,说他们的部队里需要像一样的指挥员,因此恳求大本营把调到他们的部队去。”

索科夫听到这里,知道自己离开第六集团军已经是无法更改的事实了,但接下来要搞清楚的问题,就是自己会被调往哪条战线,他试探地问:“方面军司令员同志,我们想问问您,上级打算把我调到哪一条战线?”

“我虽说据理力争,但最高统帅本人的主意已定,觉得应该派去更重要的战线,因此将在短时间内把调走。”罗科索夫斯基在电话里说道:“如今可供选择的地方,就是**格勒方面军和西方面军。”

“除了这两个方面军,还有别的选择吗?”

“米沙,”听到索科夫的问题,罗科索夫斯基有些诧异地反问道:“难道想去西南方面军或者沃罗涅日方面军?”

“不是的,”索科夫连忙否认道:“如果我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去科涅夫上将的草原方面军。”

“什么,科涅夫的草原方面军?”索科夫的答复,把罗科索夫斯基吓了一条:“米沙,是不是睡迷糊了,居然会提出如此荒唐的请求。要知道,草原方面军不过是一支预备队,去了那里,恐怕很难再有什么建功立业的机会。”

“方面军司令员同志,”索科夫不能直接告诉罗科索夫斯基,说在几个月后,草原方面军将在苏德战场上大放异彩,只能委婉地说:“我知道草原方面军是一支预备队,但假如我去了那里,肯定会想办法把预备队训练成一支精锐的部队。”

索科夫的这种说法,倒是让罗科索夫斯基感到很稀奇,他沉默许久后,反问道:“米沙,真的决定去草原方面军了?”

“是的,我已经决定了。”

“好吧,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么等天亮之后,我给最高统帅本人打个电话,把的选择转告给他。”

Tagged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