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墨北晴刚一到家,就被她的妈妈沈悦婉拉住了旁边同行的还有她的奶奶王慧针,“北晴,没事吧?我刚刚听老刘说去的那个讲座的地方很危险的,有很多人在打架去,下次不要再去那种地方了,实在是太危险了。”

墨北晴的两侧分别站着母亲和奶奶,“奶奶,妈,我真没事,况且我人都已经站在这里了,就更能代表了,事情并不是什么很大的事情,其实只是出现了一点点小状况而已,我相信他们之间也不是说故意要引起愤斗的。”墨北晴想这样说的,就是为了让她妈妈和奶奶两个人能够稍微安心一点。

“哎呦,北晴,那种地方不要再去了,公众场合的,况且现在都……”老夫人王慧针说着也越发的叹了口气,她是继续想往外说出去的,可是看见北晴这张温婉的脸,又怎么也说不出口。

这么多天了,也不知道北晴的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就觉得好像每个人都知道,就瞒着她,但是想找个切入点问一问,他们总能找个理由搪塞过去,那也不能死追着问,也就只能当这事儿没发生。

“是啊,北晴那地方以后不能去,这次一定要听奶奶和妈妈的啊,好好的呆在家里。”沈悦婉也道。

“不要担心啦,况且讲座已经也结束了,我以后也不会去再参加那个讲座了的。”墨北晴说着这话,希望能让妈妈和奶奶两个人放心。

“乖啊,可真不能去了啊!”

“嗯嗯。”

……

改天早上的时候墨北晴很早就起床了,在晚上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不管怎么样?虽然讲座已经结束了,但是她放不下容净格,他受伤了,她好想去看他,可是她找不到理由,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同一场合看见容净格,但是她相信如果今天再去的话,也是会有一半的几率看见他的。

如果看见他的话,就可以抱歉的跟他感谢了,就可以有了见面的机会了,这样又不唐突,而且又一切显得非常的合理。

墨北晴在这一路都偷偷的跑出门,路上可真是不顺心,因为眼睛的原因,走两步摔两下,还好是家里的佣人把她送了出来。

写真少女外拍青春气息满分

特别还告诉她们千万不要把自己出去的事情告诉奶奶和妈妈,如果告诉奶奶妈妈的话,她们一定会非常担心的,但是她其实只真的想好好的跟他们说一次,自己长大自己可以自己的想法了,就是去做什么事情不一定说要她们在后面担忧着,她有这个能力,有这个去面对世界的能力。

但奶奶和妈妈两个人的关心,总是觉得自己像一个永远没长大的小女孩,对于这两位长辈墨北晴总是拥有着无尽的感恩。

坐上车的墨北晴有些开心,想着自己马上就要见到容净格了,心情有些忐忑不安。

到了昨天刚刚的那个地方,“墨小姐,您今天又来了,不过今天好像我们台没邀请您呢,是底下工作人员通知错了吗?”那位小哥看见昨天的嘉宾墨小姐站在跟前,以为自己的操作有一些问题,正打算找个工作人员问一问到底怎么回事?

“没有,只是我突然想来看一看,今天我就是观众,不是什么嘉宾的。”墨北晴温婉的讲道。

“哦,好的,那我给墨小姐您安排个VIP位置吧!”那位小哥看了看面前的嘉宾小姐,叫来了旁边的工作人员,跟他吩咐着,“这位是我们墨小姐,等会给安排一个非常居中的VIP位置。”

“好的。”

“墨小姐,这边请。”那个小哥好像也看出了这位小姐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跟着他指着方向走着,反而她微微侧着头,对着身旁女士示意了一下,那位女士便立马的跟着她的需求走过自己刚刚伸出的手方向。

秦雨筱就这样子,一直坐在了那个位置上,好在这场讲座没有什么画面,具体的话就是嘉宾和主持人之间的对话,她听着也是非常的便利,只是常常俯下身去,对着身旁的带过来女生问道“有没有见到一个手机上照片的男人呢?”

因为刚刚墨北晴要让这个女孩子知道容净格是谁,所以让她看了一看自己手机上的照片的,所以现在她知道是哪个人,可是墨北晴每次询问都得到的是没有。

墨北晴就这样不厌其烦地一直等啊,一直等,没想到等到讲座结束了,她都没有等到容净格的身影,也许他是太疼痛了,躺在医院,也许他是怕今天又会遇到自己,所以特地躲得远远的吧!也许的也许就是自己想太多了吧?墨北晴有些苦笑的便回了墨宅。

……

这天秦雨筱在医院上班的的时候,前台打电话来说她有一个快递来了,她便放下看手上的东西就走到了那边去,想来自己最近也没有网购啊,也没有朋友说要给她寄什么东西,能是什么呢?

“秦医生,这是您的快递。”前台小姐姐很是热情地把这个快递给了勤于筱,现在秦雨筱,可是他们医院的大红人呢!

“好的,谢谢。”秦雨筱面上对着所有人都好的样子,但是这样子的背后却让人感觉她是那么的高不可攀,但其实她是一个内热的人。

秦雨筱拿到快递之后,便摇了摇里面的东西,很轻,好像就没有什么东西存在的感觉,就这样疑问着拿着快递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慢慢的拆开快递秦雨筱发现了里面是一些照片,待她看清上面照片的内容,手有些发抖的拿起来看了看,这不就是上次她意外遭遇绑架时的照片吗?为什么这里会有存档?这究竟是谁发给她的?

秦雨筱一张一张的翻过每一张的照片,上面的她都狼狈不堪,都令人觉得不真实,秦雨筱的眼泪在这个安静的空气中流了下来,这件事情她以为过了这么久时间会在自己的心里磨灭的,可是这件事情从来都没有在她心里走掉,只是她误以为而已。

她没有想到原来自己作为女人的名节,可以这样随意的被他人拿出来作为娱乐的,究竟是为什么?发给这些照片给自己的是那群绑匪的幕后者?还是那群绑匪为了帮他们大哥报仇来警告自己的。他们究竟意欲何为?为什么不肯放过自己?自己向来不与为恶,可是世人却要来害她。

秦雨筱的腿都站不住了,她看见这些不堪入目的照片,她只想毁了他们,秦雨筱收拾收拾自己的心情,用力地把这些照片撕成了碎片,去了厕所,这些照片不能流落在外,现在的方法就是要去厕所把这些纸全部都给它浇湿掉,然后幻化成渣渣。

秦雨筱走去厕所的途中,每走一步都觉得身心煎熬,好像只要稍有不注意的话,她整个人都会倒下一般,这照片是只有她看见了,还是别人也同样看见了?

看到这些照片,她就会想起那天那天发生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自己的事情,恐怖,害怕都围绕在她的脑子里,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那个男人的口臭,以及那个男人龌龊不堪的话语。

秦雨筱看着水龙头下被淋的图片,但是心情却不能像这个水流一样,那么潇洒的流开,那是属于她的黑历史,她怎么也不愿意翻开的黑历史,可是现在却有人把这件事堂而皇之的摆在她面前,让她怎么去接受?

“秦医生,没事吧?”有声音问候着秦雨筱。

Tagged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