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唐军大营之中,李靖一直看着天空中异像不断变化,直到最后平息下来之后才慢慢回过神来。

如同在做梦一样,李靖好一会儿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却是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

如果先前还只是视觉上的冲击,但是当最后那红光漫天的时候,即便是现在想起来,李靖都觉得后怕不已。

那强烈的杀意,似乎要把自己吞噬了一样,让李靖有一种独自面对百万雄兵的感觉。

心中正在惊骇的时候,天空中三道光芒落下,随后便看到正是毗芦仙三人。

李靖急忙上前躬身一礼道:“有劳三位仙师了!”

毗芦仙三人神色有些异样,对视一眼之后,才开口说道:“将军怕是会意错了,今次大战,我三人并不是收尾之人。”

听到这话,李靖顿时就是一愣,神色当中显然很是意外。

“不是三位仙师难道还另有其人?”

毗芦仙苦笑一声,随后开口说道:“龙庙来人了。”

话音刚落,李靖就是一愣,眼中光芒一闪,瞬间明白了其中关节。

刚刚那股强烈的杀意怕是龙庙来人才有的,想到这里,李靖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炎炎夏日比基尼小美女泳池送清凉

毗芦仙也不打算在这件事情上浪费太多的时间,思索了一下之后,才开口说道:“西方教三人伏诛,但是还有一人在窦建德的麾下。”

说着,只见毗芦仙扫了一眼李靖,接着说道:“半托迦行者不比其他,深的窦建德信任,眼下窦建德麾下大军也有变化,我们应该小心行事。”

“将军可着大军开拔,但是速度不能太快,前方还需要我等探路。”

听到这话,李靖便知道前面怕是也凶多吉少,好在有仙师坐镇,这才不至于毫无应对的办法。

只见那李靖点了点头,随后开口说道:“仙师放心,本将军自有分寸,绝不冒进。”

毗芦仙这才微微颔首,随后转身离去。

……

乐寿城,金城宫

窦建德得知前线大阵被破之后,没有丝毫犹豫就朝着半托迦行者的教院当中赶去。

如此大的事情,窦建德不得不慌。

原以为能够挡住唐军数月时间,谁知道连半个月都没有撑过去,三教的人刚刚赶来,就将大阵破了。

如今夏明王信奉西方教,整个河北之地都上行下效,西方教地位颇高,除了被毁的三教教观以外,龙庙也鲜少问津。

好在西方教做事还有些脑筋,没有敢大肆毁坏龙庙,只是有意无意的让人冷落而已。

半托迦行者于乐寿城中重建莲花院,大兴西方教典,但是今日和院中却是显得冷清了不少。

窦建德急匆匆的赶到莲花院,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也并未多想,直接就朝着半托迦行者的静室赶了过去。

“尊师?”

站在屋外,窦建德居然不敢随意闯入,甚至于躬身行了一礼,开口询问里面有没有人。

话音刚落,只见那房门缓缓打开,随后便看到半托迦行者盘坐于蒲团之上,眼睛微闭,嘴唇微动,不知道在说什么。

见此一幕,窦建德不敢乱动,只是恭恭敬敬的看着门外等候。

过了片刻之后,只见那半托迦行者停止诵读,双眼缓缓睁开,目光随即落在了窦建德的身上。

“来可是为了前线的事情?”

窦建德听到这话,急忙躬身将手中的军报递上去,开口说道:“尊师,大阵被破,李唐军队势必东进,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话音落下,院子当中就陷入了一片寂静,只见那半托迦行者并未伸手接过来窦建德手中的军报,而是神色淡然的说道:“此事我早已知道,不慌。”

说着,扭头朝着西面看去,嘴角微微扬起,眼中的寒光更是一闪而过。

“我以布下天罗地网,只等着他们自己进来了。”

听到这话,窦建德顿时就是一愣,脸上满是惊讶的神色,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尊、尊师的意思是!?”

“大阵被破早有预料,而我先前和说过的阵法也已经布置妥当了。”

窦建德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只是心中想着先前大阵也说过万无一失,但最后还是轻易被破,一时间让窦建德心中有些没底。

“这、这大阵可还妥当?”

听到窦建德这么询问自己,半托迦行者心中也不意外,毕竟这之前的事情对他打击太大了一些。

只见半托迦行者摇了摇头说道:“稳妥,起码当世混元金仙难破此阵。”

半托迦便是算准了三教和龙宫不会派来准圣一级,之所以这么说,也是因为混元金仙都难破除此阵。

毕竟这天道阵法是他们布置的,若是动用准圣一级,损失大的还是他三教和龙宫。

至于西方教,哪里来的损失,顶多也就是死一个窦建德罢了。

而窦建德听到这话之后,心中瞬间安定下来,脑子里不由得想到这次如果真的如同半托迦行者说的那样,自己也可安心了。

脸上浮现出来一丝笑意,窦建德躬身说道:“那本王这就前去布置兵马,待唐军入阵损失殆尽之后,一举将其剿灭。”

半托迦行者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开口说道:“那本座就等着王上的好消息了。”

说完,便看到窦建德一脸兴奋的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半托迦行者看着窦建德离去的背影,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脑海当中盘算着自己的大阵是否还有纰漏之处。

此次布阵,自己集结了九位行者,才布下了屠仙大阵。

若是三教识相,自会退去,若是非要破阵,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三教已和西方教不死不休,此次天命之争,失败一方永无翻身之日。

好不容易遇到一次龙宫不亲自入场的天命之争,西方教自然是不会放过这种机会。

打不过龙宫,还能连三教都打不过?

只是此时的半托迦行者却并不知道,此次击杀三位同门的并不是三教所为,而是龙宫白起做的。

若是知道,此时的半托迦行者也不会现在还在乐寿城中呆着,而是会亲自赶往汜水之畔压阵。

Tagged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