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屋子里面。

只剩下了叶枫,叶知秋,夏秋辛,夺舍了裂天兽的欠欠,还有老宋等叶枫最亲近的几人。

大伙围在云芊芊安静沉睡的床边,看着叶枫静静的握着云芊芊的手掌,沉默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叶枫……”

叶知秋看着叶枫的背影,是那么的悲伤,忍不住过去拍了拍叶枫的肩膀。

“节哀吧。”

一句话,直接把旁边的欠欠惹哭了。

“呜呜~~主人啊~~要是能再早回来几天就好了。芊芊姐她……她……呜呜呜~~”

低低的哭声让在场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沉重。

那个为了叶枫付出一切的女子当真已经到了魂魄消散的边缘,就算是大罗金仙来了也难以救治。

叶枫,从方才一直沉默到了现在,人们都以为他因为过度的难过而说不出话来。

可谁也没想到,叶枫被拍了拍肩膀之后,忽然回头过来,眨了眨眼:“上尊,干啥?”

清纯美女户外伤感唯美写真

“恩?”叶知秋一愣,看着对方的表情就不对劲:“叶枫,…………刚才琢磨啥呢?”

“我?我在想回头去了魂道仙殿要怎么对付那些异族啊……”

“可是……芊芊她……”

“芊芊?”叶枫回头,眼神里是无尽的温柔:“我当然会治好她……”

“叶枫!”这时,后面的夏秋辛皱着眉头走了过来:“我查看过云芊芊的伤势,还是不要自欺欺人了。她乃是魂傀之身,一身魂力早已经消散干净,就算是……”

“大师兄!!”

叶枫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说实话刚才那会儿太忙了都没顾得上细细看这位时宫宫主,现在竟是给了他大大的惊喜。

“……”夏秋辛莫名其妙:“们为何都喊我作大师兄?”

“主人!”旁边欠欠连忙过来道:“大师兄他傻了,根本不认识咱们了!”

“哦~原来如此!”叶枫却是一副恍然的样子:“时间流被分成了平行两段,这条时间流里的大师兄并不认识我……”

众人:“……”

叶枫他,在说什么?

“算了,这不重要!”叶枫抬起头笑呵呵的看着夏秋辛:“殷商师兄跟朱师兄都还好吧……”

“连他们都知道?”夏秋辛脸上的惊疑之色更甚,但最终却是化成了一片悲凉:“两位师弟已经陨落,叶枫……到底是什么人?”

“我……”叶枫脑海里闪过殷商与朱九节的脸庞,心中的悲凉一闪而过:“我就是我,大师兄,其中之事纷繁复杂,一时也与说不清楚……现在最重要的是布置妥当,我们准备拿回魂道仙宫!!”

一句话,将所有人的心思都抓了回来。

拿回魂道仙宫!

豪言壮语,却也是如同痴人说梦一般啊……

“叶枫……”

在场众人纷纷看向叶枫,眼神一个比一个落寞。

叶知秋长长叹了一声,召唤出了一道巨大的灵息投影,正是如今魂道仙宫的虚影模样:

“叶枫,看……这便是如今的魂道仙宫。”

叶枫低头看去,只见那仙宫如今已经完全物是人非。

曾经那七彩绚烂的灵魂山脉,尽数化成了实体山峦,流淌云间的飘渺魂河,更是变成了一朵朵各色残云。

一座座的宫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风格各异的生活区域,有人族习惯的古城城郭,也有兽族适应的部落营棚。

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模样,除了四周环绕着的浓郁魂能之外,天地都已经被异族变换了容颜。

“如今异族早已经将整个魂宫重新打造,除了太初魂塔依旧耸立之外……”叶知秋面色落寞,一字一句都带着这两年来血战的悲伤:“我们明里暗里试过多次,根本无法夺回魂宫。”

“哦?”叶枫眨了眨眼:“们这么挫的么?”

所有人:“……”

真是熟悉的味道啊!

叶知秋:“咳咳……不是我们挫……就算是叶枫如今有了斩杀仙王的能力,也不能前去作死。今天斩杀了碎星,必定会惊动异族阵营里的那三位存在,他们每一人都有远远胜过碎星的能力。”

“哦?”叶枫似乎来了一些兴趣:“还有高手吗?”

“自是有的。”旁边夏秋辛缓缓走了过来:“我们几位宫主在始源界得到消息之后纷纷回来,才知道天外有天,对方的那几位仙王,修为之强令人敬畏。”

“那是不是大师兄太弱了啊?”

夏秋辛:“……”

叶枫不等夏秋辛回话,再次低头看向了面前的投影:“而且这个投影也太不清楚了,根本看不清魂宫的状况,能放大一些不?”

“放大?”

叶知秋在旁边无语:“叶枫以为这是啥呀?还放大?就这都是我们的斥候用性命换来的情报呢。”

“哦,不容易,不容易。”叶枫点了点头:“那要不看我的吧?”

什么?的?

众人瞪大了眼睛,就见叶枫从手腕上取出了一只大伙从来没有见过的金属设备,上面还镶嵌着奇怪的水晶,打开之后,里面射出七彩灵光,再次将魂宫投射在了半空中。

“这!!”

叶知秋瞪大了眼睛:“叶枫……怎么会有?”

“不,等等!”旁边,夏秋辛察觉到了什么,猛地窜了过来:“看,那里面的人还在动!”

“对啊!”司徒矩,老欧也冲了过来:“这……这难道是……”

宋玉明不可思议的喃喃:“难道是实时投影?”

叶枫微微一笑:“是的!”

全场震惊。

“叶枫!竟然有人潜伏在魂宫?难道是球儿!”

“主人!主人!!”话没说完,就看到黑球儿已经恢复了自己习惯的老鼠形态,巨大的脑门呈现在投影里,吓了大伙一跳:

“您带来的这位大叔跟小姐姐是谁啊?太厉害了!!”

画面背后,似乎传来了一位中年男子焦急的呼唤:“那只老鼠,给我下来,挡住镜头了!!”

“呵呵。”叶枫看着黑球儿那活蹦乱跳的样子,只有疼爱:“球儿,下来。”

“好嘞!”

“梦璃怎么样了?”

“主人,那位大叔简直是神医啊,说是给梦璃姐姐打了一针什么我也听不懂……现在梦璃姐姐睡着了,但是身上的伤已经全好了!”

黑球儿从投影中消失,但他的话却是再次令人震撼。

叶枫这次回来,不仅仅是自己的实力突飞猛进,还有帮手?

随后,又出来一个人影,乃是一道虚魂状的男子。

“师弟!这次真不得了啊……”玄云充满了惊奇:“我原本以为这次要跟黑球儿死在这儿了,没想到竟然……哎,说起来,旁边那位小姑娘是谁啊,为什么要绑着人家呢?”

“师弟!还没死!”夏秋辛显然是知道玄云这次跟黑球儿前去魂宫,方才以为对方已经陨落,这会儿满满的惊喜过后,又回过神来:“叶枫当真是咱们的师弟?为何从来没有听师尊提过?”

“哎~~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玄云知道自己不能多说,看向了叶枫:“师弟,接下来真的要来魂宫么?这边已经收到了碎星被斩杀的消息,开始乱了!”

果然。

顺着玄云的话俯视整个魂宫的异族生灵,已经悸动起来。

一道道可怕的仙能屏障开始不断地浮现,虽然距离叶枫登门还有两天的时间,但是人们仿佛就要将那里布置成叶枫的坟墓一般。

“当然。”

叶枫完全没有看见那边的动静一般,自顾自说道:“要救芊芊,就需要太初魂塔的力量,而且……我也想念欢欢了……”

“师弟……”玄云的语气有些凝重:“师兄知道这次回来变得强大了,但是这魂宫……”

话音未落,就见那屏幕之中猛地腾起了一道灵光,无尽光华照亮了整个世界,仿佛一轮烈日坠落云端。

“那是……”

这边的人们纷纷屏息,仿佛隔着屏幕都能够感受到那道光芒之中蕴藏得无限力量。

同时,在光芒之中,似乎还有一道身影,在震天的咆哮着:

“们这群王八蛋,放开老子,快放开!!”

滚滚音浪,带着不屈的骄狂,而等到光芒散去之后,人们惊讶的发现那声音的主人赫然是那血魔大墓的主人,血族的老祖!

“血魔前辈也被抓了!”

叶枫看着那道虚无缥缈的红色魂魄,不由讶异。

而更让他注意的,是那位单手将血魔卡主脖子,好似小鸡般拎在空中的中年人。

能够将一位仙王这般拎在半空,那位的实力只怕不容小觑。

“叶枫……”

屏幕里,传来了张开的声音:“那人的能量波动为极道巅峰,体内有一种能量已经突破了极境圆满。”

“哦?有意思!”叶枫微微一笑。

如果真的是极境一重圆满的低对手,那就可以好好印证一下自己的实力了。

“有意思?”结果这话又让旁边的叶知秋瞪眼睛了:“叶枫知道不知那人是谁?”

“谁呀?”

“凌天仙王!异族剩下三位仙王里实力最可怕的一位!”

Tagged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