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近百万人看着林修齐和一团光吵架,起初还只是互相抱怨,慢慢的就变成人身攻击了,而且……还是打击面很大的那一种。

林修齐骂道:“什么战意通明!你以为我愿意学吗?老子资质好,随便打几架就领悟了,两天就练到小成,你看看你!几十亿岁还达不到完美,还好意思自称前辈!呸!”

“区区小成而已,本祖挖个鼻孔都能达到,就这点小事还值得骄傲,呸呸!”

“为啥不骄傲,我二师父不也就是小成水平,他都多大了,我今年才六十六……妈的,原来是活坎儿上了,怪不得这么不顺!呸呸呸!”

“你还想和蛮小子比?不知天高地厚!呸呸呸呸!”

听到“蛮小子”三个字,格罗姆和大巫对视一眼,点了点头,他们可是知道这三个字代表的是谁,难道这林修齐是那位的弟子?

“咳咳!”格罗姆一声轻咳,朗声道:“卫大方!无论是何原因,此人绑架本王之女是事实,把他交给本王,这件事就此作罢!”

卫大方何许人也,怎会看不出其中端倪,单说一个元神初期修士能够让王族先祖破口大骂这一点就很特别,另外,即使没有这些,他也起了爱才之心,更何况是个飞升修……他忽然愣住了,方才他们口中的“蛮小子”该不会是那位吧!

“格罗姆道友!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林小友只是路过,完全是形势所迫,而且也不曾伤过道友先祖,至于道友女儿的伤势,也是情势所迫,我卫家可以做出补偿,此事不如就这样吧!”

“卫大方!你真的要与我半兽族开战吗!”

“若是道友如此蛮横,我人族也不会继续退让了!”

林修齐看着两个洞虚修士唇枪舌剑,忽然有一种冲动想说一句“你们不要为了我吵架啦”,随即又觉得太恶心,只好作罢。

麻花辫大眼毛衣清纯美女清新动人暖系写真图

卫大方忽然看向精灵王,微笑道:“玛尔法道友!事到如今只不过是一场误会,不知精灵族是否还要支持格罗姆道友?”

格罗姆微微一怔,脸色阴沉,原本他是以人族绑架鲁尔卡,盗走先祖之灵为缘由才请得精灵族出手,连圣树分身都请来了,结果是个半乌龙,即使是此刻,他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若是再让对方帮着他抢人,实在有些过分了,当然,他也不认为对方会同意。

玛尔法没有在意卫大方,也没有理会格罗姆反而盯着林修齐身前的一个小小身影,希尔芙。

他发现这个身负精灵血统也有着精灵族样貌的女孩竟然完全不在意其他人的话,连其他队员都已经住手了,只有她依然站在林修齐身前,警惕着卫大方。

“你!”玛尔法开口了,他指着希尔芙说道:“即使你有人族血统,以你的相貌也不可能被当成人族,为什么要护着这个人?”

玛尔法的语气罕见的有些冷淡,他知道这是一个二代精灵,是精灵族的禁忌,有一种天然的厌恶,但对方的举动让他有些奇怪,精灵族是极其高傲的物种,这是融在血脉中的,即使被当成奴隶折磨,也只会在无力反抗之时被动地去忍受一切,但绝不会主动做出维护行为,他很想知道原因。

希尔芙没想到堂堂精灵王会直接开口询问自己,只是发愣地看着对方,不知该如何是好。

林修齐笑道:“怎么想就怎么说,不用犹豫!”

希尔芙听到林修齐的声音,仿佛得到了力量,她重重地点了点头,用尽可能大的声音说道:“我!我一直被人当成异类,当成累赘,人族容不下我,精灵族也容不下我,我以为自己会这样一直到死去,直到遇见他,第一次有人把我当成同伴,保护我,照顾我,不会欺负我……现在轮到我保护他了!”

一千岁的希尔芙说起话来还像个小女孩,甚至因为很少说话而有些气喘,说出心声之后,她很开心,从始至终眼神中不曾有一丝犹豫。

玛尔法神色冰冷地说道:“我可以救他,但代价是要你死,你会……”

他话未说完,希尔芙直接拿出一把匕首朝着自己的脖子刺去,玛尔法不由得一怔,在他的脑海中绝或许有精灵可以为同伴而献身,但不可能如此果断,甚至还没有得到任何保证就动手,他想出手救下对方,但距离有点远,而且还隔着光幕,力有不及。

希尔芙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眼睛都闭了起来,心中有些遗憾,脸上却露出笑容,像是寒风中摇曳的鲜花即将落下最后一片花瓣,凄美无比。

匕首距离希尔芙的玉颈只有不足一厘米,却无论如何也刺不下去了,她睁开眼,发现林修齐已经用手抓住了匕首,泛着金色的鲜血顺着剑刃滴在她的脸上。

她从没想过有人会阻止自己,因为她从不认为有人会在意自己,正在不知所措之时,林修齐温和的声音传来。

“前辈是逗你玩呢!怎么还认真了!真傻!”林修齐抱怨了一句,笑着看向玛尔法道:“前辈!你是在开玩笑,对吧!”

林修齐眼中有一丝白芒一闪而过,玛尔法竟然感受到了一种压力,不是源自修为,而是一种更高层次的压力,竟然有一瞬间搅乱了他的心绪。

“当然!当然是玩笑!”玛尔法恢复平静,看向卫大方道:“我要带她走!”

“可以!但精灵族要保证离开!”

“可以!”

格罗姆暗呼糟糕,若是精灵族离开,他们五个洞虚修士与对方七个洞虚修士开战,胜负难料,而且玄界技术强大,说不得有什么奇招,若是从其他灵区调集强者,恐怕失败的是他们。

“我不走!除了跟在他身边,我哪儿也不去!”希尔芙坚决地说道。

卫大方笑道:“你身为玄界军士兵,有义务听从指挥,玛尔法道友看中了你,是你的福气,还不快谢谢前辈!”

“既然如此,我也去精灵族好了!”林修齐随口道。

“胡闹!林修齐!你身为玄界军……”

“都是唬人的!前辈您还真信啊!”

“……”

身为玄界军战斗统帅家族族长听到这句话,本可以一掌将其击毙,可惜他不能,也舍不得。

“林小友!你是人族,他们是异族,难道……”

“我是下界修士,是外星人,对于任何一方都是异类!异类就应该和异类在一起,是不是,希尔芙?”

“嗯!”

希尔芙重重地点了点头,笑得更开心了。

卫大方无奈道:“既如此……玛尔法道友,很抱歉不能让你带走她!”

“那我精灵族就只好得罪了!”

“你!”

格罗姆大喜道:“卫大方!听到了吗?快把这二人交出来,否则我们就动手了!”

“林小友!你劝劝她,让她去精灵族吧!”

玛尔法开口道:“将她交给我,我精灵族立即撤退!”

“我不去!”希尔芙朗声道。

“他们两个都要留下!”

“我们只好攻城了!”

三位洞虚中期强者在幼稚的争吵中僵持不下,清箫音吼道:“都住口!”

她疑惑道:“卫大方!如今退敌良机就在眼前,甚至不需要你卫家赔偿,为何要拒绝?难道你是看上了这个半精灵丫头?”

玛尔法闻言,脸色微冷,卫大方吼道:“胡说!我怎会有这种想法,只是……你不懂,这二人必须留下!”

格罗姆笑道:“玛尔法!看来我们只能显露一点实力了!”

大巫用黑色的法杖凌空敲击,图腾分身剧震,祈祷声音增强,精灵王闭起双眼,口中默念着什么,圣树分身飘出一缕缕绿色的气息,五位大精灵的气息同样开始攀升,而古林中精灵族和半兽族的修士渐渐浮空,密密麻麻的一片,少说也有五十万,而且皆是王族和精灵族,所有修士气势汹汹地飞了过来。

“箭阵!”

玛尔法一声轻呼,二十万精灵动作整齐划一地弯弓搭箭,离弦而出。

这一瞬,林修齐终于见识到了真正的万箭齐发。

所有箭矢的轨迹完全相同,像是二十万支静止的利箭极速飞来,精准地落在光幕之上,只有“铛”的一声,全部命中。

光幕剧烈震颤,精灵族已经做好了下一轮射击准备。

格罗姆吼道:“战阵!”

“吼!!!”

所有王族修士身外环绕着血色雾气,他们整齐地站成了一个方阵,血气聚拢,冲天而起,汇集在格罗姆身上,这一刻,他的气息达到了洞虚中期巅峰。

卫大方神色凝重到了极致,他知道格罗姆如今的实力已经超过了所有人,形势极为不利,清箫音在一旁大声指责他,他心中也在盘算着究竟值不值得一拼。

就在这时,那个被人忽视的光团飞到了战阵之上,大笑道:“本祖助你们一臂之力!”

“轰!”

三十万王族修士只觉得有股难以言喻的力量从体内涌出,格罗姆一声巨吼,气息突破到了洞虚后期。

卫大方毫不犹豫地说道:“住手!我们放人!”

Tagged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