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co,最快更新三国之弃子最新章节!

在刘备打了法正又给了一番甜枣的时候,刘备心心念念的刘璋父子三人还在汉中的刘军的帮助下,通过汉中和蜀中的山间小道,不断地向汉中进发。

这一路走来,刘璋父子可谓是经历千辛万险。

益州通往汉中,一直都是靠着栈道来通行,相对比较安。

这条栈道早就被刘璋一把火给烧掉了。当年刘玉击败了张鲁,夺取了汉中,刘璋惊惧,害怕刘玉乘机进攻益州,就一把火将栈道给烧掉了。这不是刘璋的杞人忧天。得陇望蜀,这句古话一直都存在。

拿下了汉中,紧接着就是要进攻益州了。要不是刘璋反应够快,刘玉和他的麾下整顿兵马之后就会进攻益州。

这一把火,保证了刘璋在益州美美地生活了这么多年。

然而这一次,刘璋就受罪了。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诗仙李白都用这句诗词来形容蜀道的艰难行。刘璋父子三人这一次就体验到了其中的艰险。

本来刘璋以为没有栈道,走小路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在崎岖也是一个度的。实际情况,出乎了刘璋的预料。蜀中和汉中之间的小路,要越过不知道多少座山,多少处悬崖峭壁,多少条河流小溪。地理情势千变万化,不停地要变换方向。加上山高崖深,想要以阳光和星辰作为指引都很难。没有向导的话,肯定会迷路的。

山道之中,还有层出不穷的豺狼虎豹,蛇虫鼠蚁,随时冒出来伤人。

刘璋就有一次差点就被一条毒蛇给咬了,要不是他的儿子刘循有点经验,要不然刘璋就要交代在山道之中了。

清纯马尾辫少女小树林俏皮可爱写真

这些豺狼虎豹,蛇虫鼠蚁算是好的了,起码可以预防一下。

可还有一个十分的严峻的问题就是,山道中的道路和石块经过无数年的风雨侵蚀,都已经有点破败了。不知道头顶上的石头会不会在没注意的情况下滚下来,脚底下踩的道路是不是稳固的,会不会直接陷进去。

这样的情况发生了好多次。刘璋父子三人的小命都被汉中刘军给救了好几次了。

刘璋和刘阐两人就是被拯救得最多此的两人。

刘循倒是好一点,起码是军旅中人,吃过一些苦,身体素质也不错,有一定的野外生存的经验。可刘璋和刘阐就平时养尊处优,在这样恶劣的情况下,上半辈子受的罪都没有这一次来得多。

刘璋和刘阐两个人平时缺少锻炼,在前进的时候,几乎就是最拖累人的。他们两个也是突发情况最多的,经常让刘循和汉中刘军分神。

对于这样的情况,刘循也很无奈,一个是父亲,一个是弟弟,他刘循不能不管的。

以王平为首的汉中刘军是知道刘璋他们的速度不会太快,然而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刘璋父子除了一个刘循跟的上速度外,刘璋和刘阐都是拖后腿的存在。

如今都有两个刘军兄弟因为要救刘璋,一个掉落到了悬崖,一个掉进河里,都是救不回来的那种。

王平对刘璋也没有太大的意见,战场上一场厮杀都不知道要死多人,生生死死见多了也习惯了。他们这次出来接应刘璋父子,若是回不去了,朝廷这边都会给足抚恤金,让自己的家人得到妥善安排。

为了尽快赶到汉中城,刘璋父子和王平为首的汉中刘军,即便是在夜色中也要赶路的。

这不,到目前为止,他们打着火把,都整整走了两个时辰了。

一开始,刘璋是没有任何反对的,因为刘备得知自己不见了,一定会派出追兵出来追杀他的,能够多远离一点成都,就走多远。但慢慢的,走着走着,刘璋就开始受不了。

长时间的奔走,让身体素质本就不行的刘璋体力不支。现在大晚上的,山间小道很是阴狠,刘璋开始走不动了。

“王将军,咱们休息一下吧,实在是走不动了。”刘璋真的是走不动了。

在这段路程中,刘璋父子和王平他们也熟络不少,知道王平的名讳和士兵们的姓名。

王平暗叹了一口气,刘璋这两个时辰中,隔一段时间就休息一下,这路程都没有走多远。

“刘大人,坚持多一会,这里太过险峻,实在不适合休息。”王平不是想要拒绝刘璋,实在是这个地方真的不适合休息。

刘璋看了看四周,此时是在一座悬崖边上,的确不适合休息。

“父亲,吾来扶。”刘循是长子,他的体力不错,亲自过来搀扶他的父亲。

刘阐身子骨是差了点,但他也是过来搭把手。

父子之间,兄弟之间的情义,在这一次表露无遗。

王平看在眼里,对于刘璋父子之间可以有这样和谐的关系很欣赏,这不辜负陛下要将他们救回去。

在走了一段路程之后,刘璋他们终于来到了一处稍微宽阔一点的地方,足够他们好好地休息一下。

王平看了周边的地势和情况,轻声命令道:“大家就在这里过夜吧。”

同王平一起的士兵们立刻寻找可以休息的位置和寻找柴火。点燃柴火,可以驱赶野兽,也可以取暖。

“王将军,要是点燃火堆会让人发现的。”刘阐下意识地说道。

这么长时间的赶路,刘阐多少学会了一些野外的知识。

王平微笑地说道:“刘二公子莫要担忧。咱们已经距离蜀中有很长的距离了。这个位置就是我等之前要去蜀中时休息的地方。距离汉中也不远了。刘备的追兵想要追杀到这里是很困难的,咱们可以安心的休息。”

原来这个位置,以前王平他们就休息过,怪不得刘阐觉得这些士兵对此处那么的熟悉,知道哪里有柴火和休息的地方。

得到了王平的答复,刘阐也不在面前,和刘循一起,给刘璋找了一格比较平坦和光滑的地方,作为休息之地。

很快的,刘军士兵找来了足够用的柴火,点燃了火堆。

大家现在都又累又饿。

王平把身上带着的干粮拿了出来,按照人数平分了下去。

这干粮又冷又硬,直接吃下去是不行的。刘循用三根树枝插进了干粮,分为三份,放在火堆边烤热。

不是刘循小气,只是准备自己父子三人的份,而是刘军士兵的动作比刘循快多了,早就用火在靠着自己的那份干粮。

王平对刘循这个公子哥有点改观了。本来以为刘循是一个武将的消息是假的,但一路走来,王平看到了刘循的性格与行为习惯都会一般的公子哥不同,几乎就是和他们这些军旅之人一样的。

刘循可不是一般的公子哥,他在成都的时候,就和一般公子哥、官二代完不同,希望武艺和从军。哪怕是刘璋自己,也认为他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把刘循给生出来。

刘循把烤好的干粮递给了刘璋和刘阐。

刘璋和刘阐是早就累坏了,一把接过刘循递过来的干粮,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还真别说,烤热之后的干粮,吃起来有一股不一样的香甜。

刘循还贴心地给刘璋和刘阐准备好了解渴用的水袋,以免刘璋和刘阐吃的太快而被咽住了。

吃饱喝足之后,刘璋和刘阐因为太过劳累,靠着光滑的石块沉沉地睡下。

刘循就没有睡,他都有保持着警戒心的准备,所以无法像刘璋和刘阐那样安睡。应该说在到达汉中之前,刘循都不敢睡一下安稳觉。

王平来到刘循的身边,说道:“刘大公子,先去休息吧。守夜之事就由某家和弟兄们负责好了。”

“王将军客气了。大家现在同舟同济,没有分我。将士们也累了,吾也睡不下,就让将士们休息吧,吾值守一段时间。”刘循是很会做人的。

王平说不过刘循,也就默认了刘循的不睡觉行为。

有人值夜班,那么将士们当然可以去休息了。

而王平却没有睡,他和刘循对视而坐。

刘循对于汉中和神武朝廷那边的情况不是很熟悉,他无法向自己的父亲那样,做到什么事情都不想。刘循还很年轻,想的东西比较多。比方说他未来的前程什么的。

“王将军,可以和吾说说汉中城和朝廷的一些事情么?”刘循直接问道。

王平轻轻点头,说道:“这是自然。我家太守黄叙乃是汉中太守,镇守汉中多年。而我家太守大人同时是当今大将军黄汉升的亲生儿子。汉中此时的兵力雄厚,益州想要进攻汉中是痴人说梦。”

“什么?说汉中太守是大将军黄忠的儿子?”刘循听到黄叙的身份之后,就惊讶得不行。

“看公子的样子,似乎今天才知道啊?我家太守在汉中这么多年,难道刘大人那边就没有调查一下太守的底细?”王平有点疑惑了。

刘循有点脸红了。益州被刘玉击败之后,就直接采取了闭关守国的模式,对于外面的情报收集都比较少。可能刘璋知道黄叙的真实身份,但刘循今天才是第一次知道。

从王平那里确认了黄叙的身份后,刘循有疑惑,那就是黄叙是神武朝廷大将军的亲生儿子,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小小的汉中太守?

“黄太守在汉中镇守多年,加上又是大将军的儿子,怎么可能一直都没有得到升迁啊?”刘循向王平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王平脸色严肃地说道:“刘公子,朝廷的官职升迁,可不是像益州和江东那样的,靠着关系可以有高官厚禄。在我军,任何人,无论何种身份,都必须用军功和功劳来核定官职。如军功和功劳不惧,没有成绩,朝廷也不会因为是某某大官的儿子就给升迁的机会!”

刘循有点不相信,说道:“哪怕黄太守没有战功,可镇守汉中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呵呵!”王平笑了,说道:“黄太守是一个要强之人,大将军那么的优秀,作为儿子的他,怎么可能甘于平淡。所以黄太守在汉中一呆就是那么多年,为的就是日后可以出兵益州。”

好吧,刘循明白了。不是朝廷不给黄叙升官,而是黄叙自己骨子硬,想要捞到巨大的功劳才会走。

想想也是,黄叙在汉中做了多少的准备啊,就等着日后可以在征讨益州的时候立下大功。该做的准备都做了,这个时候升官,那岂不是便宜了别人。

自己辛苦干,最后功劳是别人的,换做是谁都不愿意。

反正刘循就是这么想的。

王平的话不多,但却把刘循向要知道的东西都给说了出来。神武朝廷以功劳高低为准,就算是皇亲贵胄都要遵循这个规矩。

刘循对自己的能力有自信,相信自己日后在神武朝廷中可以有美好的前程。

过了一段时间,有士兵来接换刘循和王平。两人也不会推辞,因为第二天天亮后,他们又要进行赶路的,没有充足的休息是不行的。

刘循一闭上眼睛就直接睡了过去,等他睁开眼,天已经亮了,时间过得非常的快。

刘璋他们又踏上了前往汉中的道路。

在走上了半天的时间,小道慢慢变得不是那么艰难行走了。

远方慢慢出现了一座黑点,而这个黑点就是汉中城。

“刘大人,看那里就是汉中了。”王平指着远处那个黑点说道。

刘璋看到远处的黑点,整个人都放松了起来,他们这些人这几天可是提心吊胆地赶路,终于距离汉中不远了。

刘璋他们什么话都没有说,脚底下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站住!什么人?”突然间从山道两边的树丛中冒出了好几个手持刀剑的人,看样子似乎不是官兵。

刘璋父子吓了一大跳,难道遇到山贼草寇了?

只见王平拿出自己腰间的令牌,高声说道:“吾乃是太守麾下王平,特奉大人之命带刘璋父子归来。”

这些假扮成山贼草寇的,的确是汉中城的刘军士兵。

他们确认了王平的身份,然后直接就给王平他们给让路了。

为了封锁所有的消息,汉中城附近所有的山道都会这样的人埋伏着呢。

刘璋他们算是白担忧了。汉中在黄叙的治下那么多年,山贼草寇都没有生存的空间了。

Tagged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