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喔雨!还等急了,你们还真把白魂婆看成好鬼了,我看白魂婆那意思一颗都不想给咱们,他恨不得我们都不来才好。”

“不能吧!咱们不是答应把多出的那颗绿袍魄公的给她了吗?”

“是啊!白魂婆不至于那么做吧!”

…….

“哐当!”

突然彩虹神女和雨滴娘看到寝殿的西窗陡然从自己的头上呼啸着飞掠而去,砸在了殿内的地上,紧接着道道阴冷的寒风从头上刮过,整个寝殿内霎时叮咣乱响,万物齐飞。

隐匿着身形的彩虹神女和雨滴娘心中一阵惊愕,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五个恶鬼这种到来的方式仍还是出乎预料。

这说明,他们绝不是和白魂婆来讨价还价的,明着是来分龙珠,实际上和来抢龙珠差不多一个意思。这种拜访的动作,明显是闹掰的节奏。

惊愕中,彩虹神女和雨滴娘抬头看去,明晃晃看着五个人影从头上幽灵一般飞了过去,正是变成五界王样子的五个恶鬼,挟着飓风呼啸着飞扑了进来,然后径直朝柳牵浪的面前射去。

柳牵浪早已在五个恶鬼进来之前就感应到了他们的出现,心里早有准备,此刻,五个恶鬼已经站到了面前,柳牵浪身前的白玉桌咔嚓一声就被飓风卷起来撞到了殿壁上,摔得东一块儿,西一块儿的。

但是柳牵浪连眼皮都没撩一下,而是一直用鬼爪抚摸着那节缩到三尺多长的幽冥竹节,眼中满是贪婪欣赏之色。

五个恶鬼一看,自己携来的幽冥飓风,都快把寝殿掀翻了,然而白魂婆竟然只是枯白的鬼发微微抖动了一下,这显然是雨灵神功修炼成功的征兆。

柠檬少女小脸蛋大眼睛沁人心脾写真

不由彼此互望了一眼,然后凶神恶煞的架势瞬间矮了下来。因为五个恶鬼都明白,本来这白魂婆就是飘零七鬼中幽冥实力最强大的,五鬼联手才能制服得了。

不过这是现在之前的事了,而现在,对方竟然修炼成功了雪灵神功,那意味着她自己就可以召唤龙珠,催动恐怖的龙魂之力了。

拥有了召唤龙珠的能力,现在只要白魂婆不高兴,随时都可以要了自己的鬼命,是以五个恶鬼看着柳牵浪一直没理睬,一时却丝毫不敢再造次,各个尴尬的立在柳牵浪的眼前。

“呦!五位界王来了,你们来干什么来着?”柳牵浪模拟着之前听过的白魂婆的声音说道。

五个恶鬼一听,鬼心立刻就凉了一大截,对方这么问,显然是不想承认分龙珠约定那回事了,不由彼此互相尴尬的看着,不知如何说话才好。

不过穿着一身紫色王袍的紫袍魄公,眼中鬼紫阴芒一阵闪荡之后,说道:“白魂婆向来说话算数,且又功于计算,总不会把昨天分龙珠的事忘了吧!”

“分龙珠?嗯!本魂魄怎么会忘呢,这不七颗龙珠都好好的在这幽冥之竹里面呢吗?不过你们的鬼蟒我看着不顺眼给剁了,我知道这是黑魂婆最得意的鬼宠了。可是这鬼蟒太不讨本魂婆喜欢,所以……”

柳牵浪说到这儿,环视了一眼寝殿,鬼脸一沉又道:“哎呦!你们怎么把这寝殿弄成这样了,以后本魂婆还怎么呆呀!现在雨王不是活了吗?本魂婆还真想再变回仙子模样继续做他的王后呢!”

“这?”五鬼一阵语无伦次,最后还是紫袍魄公变成的冰王冷冷的说道:“白魂婆你无需装腔作势,昨日我们就看出你无心分龙珠给我们,故而彼此商议,今夜前来定要夺取应该属于我们的龙珠,自然来时就无所顾忌了。”

“哦!冰王倒是敢作敢当,本魂婆什么时候说不给你们龙珠了,就在刚才我还在盼着你们快点儿来呢,把龙珠一分,大家的实力都增强了,再也不怕七儒阴郎和七魔族了!可是现在本魂婆改主意了,你们太不把本魂婆放在眼里,所以本魂魄为何还要客气呢!?”柳牵浪还真把白魂婆模仿得惟妙惟肖。

远处的彩虹神女和雨滴娘平静后,细耳倾听着柳牵浪的话,几乎忍不住想乐出来。雨灵鸟儿雨儿更是直撇嘴,不过没敢出声。

“怎么?白魂婆不想给了是吗?”见冰王语气硬了起来,其他四王和冰王同处在一个立场,脸色也都先后冰冷起来。纷纷说道。

“不给又怎样?如今本魂婆已经修炼成功雨灵神功,别说这么多龙珠在手,仅是本魂婆自己的雨灵珠就可以瞬间要了你们的鬼命!难道还打算和本魂魄动手不成!?”柳牵浪说着话蓦然站了起来。

“呼啦!”

五个恶鬼不由心中一凛,纷纷本能的向后退了几步,如果对方真的催动龙珠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五个恶鬼都是见识过强大的龙珠龙灵气息瞬间就可以毁灭无数鬼魂的场面。是以五个恶鬼不可能不害怕。

慌忙吐出口中的龙珠,托在手里,暗暗催动转神大法,准备随时抵抗。

只见黑魂婆左手无名指上洁白的鬼戒璀璨刺目

,蓦然闪耀出点点阴冷的星芒。而黄魂婆右手托着龙珠,左手却忽闪忽闪着土黄色鬼莲花。

三位魄公自然是头上的盘旋着红蓝紫三色魂坛,不断发出嗡嗡的震颤空气的啸音。

柳牵浪一看五个恶鬼口中的龙珠都吐出来了,自己的第一步已经实现,不由暗暗窃喜。然后故作胆怯的说道:“诸位魂婆魄公,有话好说,咱们同来自飘零鬼域,同气连枝,在这神族地域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大家还是从长计议的好。”说完,柳牵浪把幽冥之竹很大方的放在了五个恶鬼的脚下。

五个恶鬼闻言,竟然有了转圜的余地,不由略放松了惊骇的神色,然后就听黄魂婆霜王说道:“白魂婆意思是同意分龙珠了?”然后彼此对望。

“嗯!虽然你们不仁,但本魂魄向来顾全大局,自然不会不义。不过从今夜之事看来,你们的作为,实在让本魂婆心寒,当年我们飘零七鬼偷出阴冥飘零坟冢七儒阴郎的七颗龙珠,实指望借七界神族七界王的神体破鬼入仙,早成修真大业,上天受封,回到幽冥世界,位列鬼仙之班。”

“可如今,大业未成,绿袍魄公竟然已经先去!唉!”柳牵浪利用诛杀绿袍魄公和白魂婆时感应到的鬼记忆怆然说道,眼中还挤出几滴鬼泪来。

五个恶鬼一看,不由立刻也随之悲泣起来,同时发出一串叹息之声,让人看了做鬼真的不容易。

“白魂婆莫怪,都是我们一时糊涂,错怪了白魂婆,万请海涵!”五个恶鬼中紫袍魄公化作的冰王感到最为尴尬,因为刚才自己言辞最是犀利,故而十分歉意的说道。

“嗨!罢了,我等一路行来,已是十几万年,如今正是步入有成的阶段,一切都该谨慎,现在本魂婆就把这七颗龙珠分给大家,剩下的那一颗就在我们七界神国最中央的区域修筑一个灵珠巨塔,将其永远置于其上,作为如今六界国的圣拜灵珠吧!以后时时朝拜,佑我等飘零六鬼早登仙域!”柳牵浪感天动地的诌道。

五鬼一听,不由心里更加惭愧,顿时对柳牵浪这个假白魂婆感恩戴德,恨不得把鬼心掏给他。纷纷躬身表示臣服和敬意。

这时,柳牵浪心里一阵暗暗狂笑,觉得时候差不多了,开始实行自己的第二步。

于是抬头环视了五个恶鬼一圈,陡然伸出了枯瘦如柴的鬼爪,掌心霎时爆闪出一团枯白的鬼火神芒罩向了地上的幽冥之竹。

“咔嚓!”

一声脆响后,幽冥之竹立刻裂做了齐整整的两半,其中一半内,像鸟卵一样,并排闪烁着七颗清灵的龙珠,同样也是拳头大小。

“有请诸王各拿一颗,以后切要潜心修炼,并护佑好自己的两颗龙珠,他日消灭了可恶的七儒阴郎和七魔族,我们就高正无忧了,然后一心向道,直到成功飞升之日。”柳牵浪十分慷慨的让五位恶鬼先挑选,自己则连腰都没弯。

五个恶鬼皆是心中一阵狂喜,立刻显出原形,纷纷低头去挑选龙珠,柳牵浪还为其参谋评价哪个好,弄得五个恶鬼对柳牵浪感激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再加上口中流着贪婪的鬼口水,这场面谁看了谁恶心。

远处,彩虹神女和雨滴娘看得一塌糊涂,不知柳牵浪是何意,气得雨灵鸟雨儿直扇自己嘴巴子,心中暗骂:“这个败家玩儿意儿,好好地七颗龙珠就这么送给五个恶鬼了,喔雨!要不是五个恶鬼在哪儿,非去踢他一顿不可!”

五个恶鬼看到七颗龙珠,各个清凌闪耀,一边暗暗催动着各界国真界王的魂魄抵御着强大的龙珠灵气对自己幽冥之气的伤害,一边挑得眼花缭乱,觉得哪个都好,竟然一时不知要哪个好了,片刻后竟然忘了一直站着的柳牵浪的存在。

此时,三位魄公的魂坛就在他们头上妖异的盘旋着,而黄魂婆的土黄色阴冥莲花儿也因为一手托着原来的龙珠,另一只手在挑选龙珠,故而也漂浮在了她的头上。

现在五个恶鬼的转神鬼器唯有黑魂婆左手无名指上的洁白鬼戒不在视线中。不过柳牵浪心中模拟了上百次,下一刻自己动手后怎样瞬间销毁那个白鬼戒。

当一切心里都有底的时候,耳际也传来了雪王事先约好的信息,知道雪王已经全部找到了真正五王的神体,并解除了鬼封印。

柳牵浪心中一阵狂喜,此时此刻是自己动手最好的机会,时不再来。

只听柳牵浪陡然一声清啸,霎时身前一道殷红光幕一闪,然后接着就听到数声巨响。

“嘭!嘭!嘭!”

霎时,三位魄公和黄魂婆头上的九个三色魂坛和一朵土黄色鬼莲花瞬间就崩碎了。五个恶鬼猛然一惊,立刻触电一般跳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又一道殷红的光幕朝黑魂婆直劈下来,速度之快,和上一道殷红和光幕一气呵成,令人无法看不清。

Tagged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