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倒是到了王府,可是还没有到十七住的院子,老奶奶跟在几人的身后,努力瞪大了眼睛想要看见眼前的路,可是什么都看不见。

而且这条路好像还十分的长,走过了一个又一个院子,又经过了几条长廊,竟然还是没有停下来。

一时之间,老奶奶也是忍不住开口道,“这,这房子到底是有多大啊,怎么,怎么还没到啊!”

“奶奶,这里是四合院,很大的!”十七轻声解释道。

“呀,四合院啊?”听到这话,老奶奶又是一愣,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惊讶之色,听上去这个师傅,家里还真是有钱啊,竟然连四合院都有,这是不简单。

几人缓缓地往里面走去,片刻之后,终于是把颤巍巍的老奶奶搀到了院子之中。

“你和奶奶就住在这里吧,我已经让人把这里打扫干净了,你不用担心!”李钊开口解释道,“安心住下,有什么事情,有什么需要,你就跟管家说!”

“放心吧师傅!”十七也是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欣喜之色,同时也是缠着奶奶往里面走去。

“今天你就住在这里了奶奶,有什么缺的你就跟我说啊!”李钊开口道。

“好,好,多谢李先生了!”奶奶连忙点了点头。

“没事,过会儿你把奶奶喊过来吃饭!”李钊又是开口叮嘱了一声十七,等交代清楚了之后,才是带着其他人离开了这里。

等到了吃饭的时间时,王府的人才是重新聚在了一起。

大眼睛圆圆脸小美女唯美居家生活照

即便是秦惜筠,今天也是破天荒的回到了王府之中。

“怎么?今天还有空回来?”看到秦惜筠,李钊笑了笑,然后缓缓地开口道。

“你不欢迎啊?”秦惜筠撇了撇嘴,忍不住开口道。

“当然不是!”李钊连忙摇了摇头,“我就是问问!”

“马上公司就要年会了,明天陶蕊姐会从南城过来,到时候,你去接她吗?”秦惜筠开口道。

“明天啊?”李钊点了点头,“可以,我有空,我会去接她的!”

“那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听到李钊应了下来,秦惜筠也是笑眯眯地开口道,“对哦,明天陶蕊姐坐火车过来,你要去火车站接她!”

“好,没问题!”李钊点了点头,正说话间,便是看到十七扶着老太太走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李钊也是快速站了起来,将老太太扶了过来。

看到李钊过来,老太太也是连忙挥了挥手,同时开口道,“李先生,不用这么客气,实在是太谢谢你了!”

“无妨,无妨!”看到老太太又要说客气话,李钊也是一脸的无奈,干脆便是挥了挥手,直接就是打断了老太太的话,同时开口道,“先坐下,吃饭吧!”

“好,好!”老太太脸上的表情有些惊讶,今天在院子里面听到十七仔细说了一下李钊的身份之后,她才是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李钊是中科院的院士,诺奖的得主,这样的人,想来人品应该也不会差,自己不应该怀疑他的!

众人围坐在一起,便是准备吃饭,等到酒足饭饱,众人聊了一会儿天之后,才是各自散去。

“十七奶奶好像对你戒心很重啊!”江嫣然走了,便是只剩下了韩月一个人陪着李钊,所以她倒也是不避讳,搂着李钊的肩膀一边走一边开口道。

“岂止是很重啊,今天差点把我当成坏人了!”李钊无声的笑了笑,也是把今天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到这话,韩月也是缓缓地点了点头,“没有办法,他们警惕一点,是应该的,毕竟十七是个女孩子,长得又好看,再加上奶奶也没有办法保护她,只能凶狠一点!”

“我知道,我又不怪他们!”李钊开口道。

“你还怪她呢,我告诉你,要不是我知道十七身上有极寒之气,我也要以为你要对十七下手呢!”韩月轻哼了一声,有些不满的开口道。

“你胡说什么呢?”听到这话,李钊翻了一个白眼。

“谁说不是呢,花心大萝卜,不要脸!”韩月轻声了一声,说话的时候,也是忍不住把手伸到了李钊腰侧的软肉之中狠狠地掐了一把。

“嘶!”李钊倒吸了一口凉气,同时道,“狠心的女人,你干什么?你疯了不成?”

“我没疯!”韩月手上动作一顿,同时道,“你就是一个花心大萝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红颜知己那么多?”

“我哪里有红颜知己了?”李钊顿时叫冤了起来,“我已经很克制自己了,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还说呢!”韩月轻哼了一声,“我问你,郁丹萱是谁?”

“我?”李钊张了张嘴,一时之间竟然是僵在了原地,“朋,朋友!”

“朋友?朋友,人家家长会找上门来?”韩月怒视着李钊开口道。

“找上门,什么意思?”李钊一愣,有些错愕的看着面前的韩月道。

“哼!”韩月再次轻哼了一声,“嫣然说,有一家人家的父母找上门来了,说是来订婚的!”

“我!”李钊张了张嘴,脸上的表情越发的惊愕了起来,“嫣然怎么没有打电话给我说?”

“跟你说?跟你说什么?”韩月嗤笑了一声,“她怎么敢跟你说,你现在是成功人士了,看不上她了,你到处留情,风流倜傥,万一她再管着你,到时候你嫌她烦,不要她了怎么办?”

“我!”李钊脸色再次一顿,不用想都知道,这句话,应该就是江嫣然说给韩月听得。

想到这里,李钊也是苦笑了一声,缓缓地摇了摇头,目光之中透着一股无奈。

“你不准备解释一下吗?”韩月开口道,“嫣然哭的可伤心了!”

“我,真的没有找啊!”李钊哀叹了一声,果然,当初就不应该帮助郁丹萱,现在好了,真的出事了。

想到这里,李钊又是顿了一下,“你等会儿,我给嫣然打个电话吧!”

“哼,你做的这些荒唐事,真是不要脸!”韩月冷哼了一声,眼中也是有些不满。

“是我错!”李钊苦笑了一声,缓缓地摇了摇头,同时轻声道,“我打个电话吧,等把手上的事情弄完了,我就回去!”

“你去吧!”韩月开口道。

李钊又是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站在了旁边,沉默了片刻之后才是缓缓地拨通了江嫣然的电话。

Tagged
Menu